57,一见钟情【H,5000字大肥章,1000珠加更_校花(NP)_御宅屋
海棠文学 > 校花(NP)_御宅屋 > 57,一见钟情【H,5000字大肥章,1000珠加更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57,一见钟情【H,5000字大肥章,1000珠加更

  唐老板亲吻得津津有味,好像小穴是什么美味珍馐,宋晓纯瞧见他嘴唇上都沾染经血,恶心得反胃,却也只能忍住作呕。

  宋晓纯疼且恶心。

  宋耀被唐老板抓了,虽说剁手指也不知真假,但即便是假的,那她和唐臣的亲昵照以及她洗澡的视频和身份都是真的,换句话来说,她可以舍弃将她逼上死路的宋耀,但她怎么忍心因为她害得唐臣身败名裂?

  “怎么样?有快感吗?”唐老板高高兴兴一抬头,看到宋晓纯眼泪连连顿时就垮下了脸,起身晦气地说,“他妈的哭哭哭,老子给你舔穴你他妈还哭丧着个脸,真晦气!”

  他这人真是恶心变态,自己舔舐经血不觉得晦气,却觉得她哭晦气。

  看来唐老板是真心厌恶宋晓纯哭个不停,直接起了身冷着脸说:“老子再给你三天时间,如果你还没有动手,我就把照片和视频寄给娱乐报社,让全世界人都知道唐臣喜欢上了一个给钱就能上的婊子,呵,你说到时候外人会怎么看他?唐老爷子还会不会让他掌管公司?他个人形象和公司形象会不会下滑呢?”

  宋晓纯不说话,哭个不停。

  唐老板越看越心烦,让她赶紧滚,自己很快就加入到了3p大战中。

  宋晓纯哭哭啼啼起身收拾地上的包,又流着眼泪穿衣服,她因为哭泣动作有些慢,正在给茹茹口交的唐老板转身就骂:“赶紧滚,别影响老子的好心情!”

  宋晓纯抹眼泪走出去,只是再抬头时眼中哪里还有眼泪?

  她将手里的手机录像按了结束,等彻底离开别墅区后,才点开相册中的视频。

  “茹茹我的宝贝,想舔我的大鸡巴吗?要是我能把大鸡巴塞到你的小逼就好了,都怪那个贱婆娘害了老子……”唐老板的淫语不断从视频里流出。

  宋晓纯扯唇笑了笑。

  来时她很虚,毕竟再怎样她如何能斗赢唐老板?但唐老板用唐臣威胁她时却正好点醒了她,他能偷拍她和唐臣的照片,那她也能效仿偷拍唐老板那些令人作呕的群p视频。

  刚才起身后衣服都没穿就去捡地上的包,就是为了拿手机拍视频,后来她穿衣服又刻意慢悠悠的,也是为了给自己拍视频争取时间。

  宋晓纯在唐老板眼中无疑是个没用只会哭哭啼啼的女学生而已,再加上那几人做爱做得正酣畅,根本没人注意她。fuwenwume

  在回去的路上,宋晓纯将视频拷贝几份分别存起来。

  租房里周美丽正在化妆,此时差不多七点多,她准备去夜场了。

  宋晓纯赶紧洗澡换衣服,等她将所有脏衣服都扔进洗衣机时,周美丽在外面问她:“你今天去不去夜场?”

  “我有点感冒就不去了,你去吧。”

  周美丽叹气:“晓纯,我有时候真的好羡慕你,陪的几个客人都是又帅又有钱,而我干这个这么多年大多数陪的都是些丑八怪小气鬼做爱,逼都被草黑了却没有碰上一个真心说喜欢我的人。”

  “我有什么好羡慕的?我哥抛给我四十万的债务,我现在愁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”

  周美丽一想也是,安慰她两句,先走了。

  宋晓纯洗过澡也不饿,直接躺在床上给秦钦打电话。

  电话接通后,宋晓纯问:“你回家了吗?”

  秦钦那头有些吵,说:“临时有事情飞了京城,现在飞机刚到。”

  宋晓纯一听,心中顿时窃喜,又佯装失落地问:“那你多久才回来呀?”

  “大概一周左右吧。”

  心里的石头落地,宋晓纯装乖巧,“那我等你回来。”

  秦钦轻笑,“好。”

  他那头正忙,说两句就把电话挂了,这边电话刚挂,手机又响了,是个陌生号码,一连串的八。

  宋晓纯顿时小鹿乱撞,她知道是谁,于是连忙接了电话,喊:“唐先生!”

  那边冷笑,“你倒是热情,也不怕喊错人?”

  宋晓纯笑盈盈说:“不怕,我知道是你,我知道唐先生会给我打电话的。”

  唐臣嘴角上扬,想继续装冷漠,却怎么都装不下去。

  “吃晚饭了吗?”

  “没有,我不饿,吃了药就是困,想睡觉。”

  唐臣沉吟两秒,说:“那你先睡会儿,我等下让人给你送点吃的。”

  宋晓纯没接话,软软地问他:“你在干什么呀?”

  “还有些文件需要处理,可能要很晚了。”

  宋晓纯一听也不敢多打扰,便道:“那你先忙。”

  那边应了一声,她又没忍住,“再忙也不要忘了吃饭呀,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呀。”

  唐臣心中颇暖。

  在他的印象中,他因出身就含着金汤匙,所以从小到大不乏各种外人以及亲戚的讨好,他们费尽心思博他欢心,但那都是明面上的,大家只要哄他高兴,却没有一个是真心。

  但别说旁人,就连父母都如此。

  唐家父母是家族联姻,本身就没什么感情,母亲当年便是上流社会的名媛,热爱结交和享受生活,这些年一直和闺蜜们在全世界游玩,他从小懂事听话,唐母对他放心的同时也甚少关心,每每打了电话都是叮嘱他多注意公司里那些外姓人,又冷嘲热讽唐父在外风流快活,让他小心唐父带回来什么兄弟姐妹争夺家产。

  唐臣身边围着很多人,但从来没有人对他说过“再忙也不要忘记吃饭”的话。

  唐臣从小内心就拎得清,世上唯有权势才是王道,他不到三十就已经得到了这些,可在他内心深处,虽然面上最不屑这些,可内心最渴望的也只有单纯的关心。

  挂电话后,宋晓纯倒头就睡着了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敲门声响起,宋晓纯迷迷糊糊揉眼睛,记起唐臣说让人给她送晚饭过来的,于是起身去开门。

  结果门一开,居然是唐臣!

  宋晓纯一阵欢喜,情不自禁便上前一步投入了唐臣的怀抱。

  睡醒就能看到自己心爱的男人,上前就能与他相拥,宋晓纯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这么幸福过。

  “你不是说要忙吗?”

  “你不是说再忙都别忘了吃饭吗?”

  宋晓纯满心欢喜,搂着他不愿意松手,两人就这么拥着进了屋子。

  唐臣带来的食物精致又昂贵,可即便不是她花钱她也觉得肉痛,宋晓纯担心浪费,想着一定要全部吃完才好。

  她取了勺子盛粥后先放在唐臣面前,这才盛给自己。

  两人像一对亲昵的恋爱,并排坐在一起,吃两口便对视一眼,还要偷偷亲一下彼此。

  唐臣吃东西很优雅,宋晓纯不算优雅但吃得慢,每样吃食她尝过一次觉得美味的,便恨不得把剩下的全部夹给唐臣让他吃。

  饭吃到一半,周美丽突然回来了。

  开门见到唐臣第一眼时,她仍旧吓得不轻,倒是宋晓纯忙起身说:“美丽,你饿不饿?一起吃点吧。”

  周美丽连看都不敢看唐臣,哪里会跟他同桌吃饭?换鞋子后连声说不,扭头进了房间。

  宋晓纯脸有些红,小声说:“她肯定看见刚才我们在接吻了。”

  唐臣不甚在意,低头亲吻她的脸,“看到就看到,我们什么关系这不是明摆着?她又不是傻子。”

  两人私下卿卿我我也就算了,现在有第三人在,她哪里好意思?虽然隔着一扇门,但感觉也很怪。

  宋晓纯不让他亲了,唐臣便说:“好了吃完了,我们去你房间。”

  这话让她脸上红晕更深,“我那个都还没走呢,不行的……”

  “什么不行?你怎么这么好色?我只是说去你房间看看而已,你想干什么?”唐臣起身理了理衣领,一脸嫌弃。

  宋晓纯:“……”

  唐臣率先进了房间,宋晓纯手脚麻利地收拾了一下桌子,正欲回房时被周美丽拽住,她悄声问:“唐先生要在这里过夜吗?”

  “不是啊,他等下就走了。”

  周美丽眼神复杂,“晓纯,你不是说唐先生不会喜欢你吗?”

  宋晓纯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,那个时候她确实觉得唐臣不会喜欢自己,直到现在知道了也仍旧不可思议。

  好在周美丽也没有深究,只尴尬地说:“我大姨妈也来了所以提前回来了,没打扰你们吧?”

  宋晓纯有些抱歉,回房瞧见唐臣正打量着她的房间,见她进来便嫌弃地道:“你房间小的跟麻雀似的,我都不知道往哪儿站。”

  “可唐先生你不就是站着的吗?”宋晓纯不解,唐臣一个眼神杀过来,她也就闭嘴了。

  刚才起来匆忙,床铺乱糟糟的,宋晓纯跪在床上准备收拾被子好让唐臣坐,可唐臣却上前两部站在她身后掌住了她的细腰。

  “……你干什么呀?”

  这个姿势太色情,好像在后入一样。

  唐臣不答,将她上半身按下去,拿下身在高高翘起的臀上顶,“你那个什么时候才结束?我想草你,现在就想,你想不想我草你?”

  宋晓纯没好意思回答,唐臣便将她翻过来整个人压上来强吻。

  一股暖流好似从头顶涌遍全身,宋晓纯回吻唐臣,唐臣忽然不动了,任凭她仔细亲吻自己的唇瓣,用舌尖撩拨他的唇齿。

  唐臣很喜欢她的挑逗,一翻身变换体位,让宋晓纯趴在他身上。

  宋晓纯索性跪趴在他的上半身,将长发拨到一边,俯下身吻那凸起的喉结。

  男人这个部位有些敏感,女孩的唇又软又香,唐臣当即便来了反应,重重吻住她的唇舌,辗转反侧,好像要把她吸入自己的身体。

  彼此喜欢的两人身体一点就着,舌吻片刻,唐臣忍不住了,按着宋晓纯的腰身将软臀挪到自己下身。

  宋晓纯知道他很想要却又怜惜自己在生理期,于是主动去抚摸那凸起的帐篷,柔软小手在上面又摸又揉。

  唐臣喘气,她便解开了他的衬衣扣子和裤头拉链。

  “算了,你还病着。”

  宋晓纯柔声说:“睡一觉已经好了。”

  唐臣是真想要,他血气方刚,面对喜欢的女孩子,肿胀的性器仿佛要憋炸似的。

  当粉嫩的唇吻在自己赤裸的胸肌上时,唐臣有种身心满足,宋晓纯的舌尖很小很尖,在他皮肤上打圈游走,带来一阵阵涟漪感。

  吻又轻又柔,并着温润的湿意,像水珠在身上滚动,身体泛起轻颤,唐臣还沉浸其中时,软弱无骨的小手已经捉住了他的性器。

  阴茎高高翘起,两只小手握住它时龟头还余留在外,宋晓纯的嘴唇含住龟头的最前端,唐臣已经爽得身体哆嗦,他用大手掌抚摸宋晓纯的头发和脸颊,闭上眼睛感觉她一点点将自己的龟头吞入其中。

  宋晓纯口交过几次,再加上有周美丽给她传授技巧,所以口交的本领进步不小。

  用口腔模拟阴道带给唐臣紧致,又用湿透和唾液让他感觉湿润和水意。

  唐臣太兴奋,将性器往小嘴里挺了挺。

  阴茎太长,挺动时直逼喉咙,宋晓纯顿时有些恶心想吐,于是忙将阴茎退出一半,像允吸棒棒糖似的允吸龟头。

  马眼已经分泌出了爱液,黏黏滑滑微微有些咸。

  宋晓纯用舌头与爱液纠缠,等她吻够了龟头,嘴唇便下移,侧面含住阴茎中央,逐渐再下移,湿润温柔的嘴唇吻住了阴囊。

  之前给息唐臣口交时她从未碰过他这里,因为阴囊软软的,她总觉得这个地方不能碰,不然会痛,但后来周美丽告诉她,阴囊也是男人的敏感地带之一,而且技术好的女人可以光凭允吸阴囊就让男人获得高潮。

  宋晓纯没那么好的本事,她只要能让唐臣觉得高兴和快感便足够了。

  将一侧阴囊含入口腔,唐臣顿时吸气。

  “怎么了?是我弄疼你了么?”宋晓纯慌忙问。

  “不是,我很舒服。”

  听到唐臣这么说,宋晓纯放下心来,继续刚才的动作,含入阴囊后舌尖不断在阴囊上来回扫动。

  唐臣舒服得叹气,宋晓纯又继续亲吻。

  她几乎将唐臣的下体亲吻了个遍,最后又含住龟头,嘴唇包裹肉壁下滑,将一半阴茎纳入口腔。

  这次宋晓纯的幅度大了起来,她脑袋飞快上下,嘴唇和舌头紧紧含住阴茎马眼,唐臣爽得闭上眼睛。

  大概几分钟后,唐臣喘着粗气,想推开宋晓纯的脑袋,“我要射了。”

  可宋晓纯不放,唐臣忍不住,将温热的精液全部射入宋晓纯的嘴里。

  一些精液顺着喉咙直接划入喉管,宋晓纯含着精液坐起来,唐臣躺在那里看她,手指在她嘴边摩擦,宋晓纯咕噜一下,将一嘴精液全部吞咽下去。

  “干嘛吞掉?”

  宋晓纯不答,蜷缩起来偎依在他臂弯下。

  两人静静躺了许久,宋晓纯低声呢喃:“唐先生,我大概见到你的第一眼就喜欢你了。”

  唐臣未动,只是搂着她,嘴角却勾了起来。

  “唐先生,你会不会嫌弃我?”

  “为什么这么问?”fuwenwume

  宋晓纯睁开眼睛,说:“我身份不好,家庭也差,我哥像个吸血虫无时无刻都想要吸干我,而我也不是什么干净的好女孩子。”

  “你还记得你对我说过一句话么?”fuwenwume

  宋晓纯一怔,想了想,反问:“什么话?”

  “我睡过的女人那么多,比你脏多了。”

  说到这个宋晓纯反倒不好意思起来,“我那是气话。”

  “宋晓纯,你知道我为什么只上处女么?”唐臣说话时胸腔震动,宋晓纯能听到他强劲有力的心跳。

  “我不是嫌弃非处女脏,而是害怕自己跟她们会产生感情,和你是例外中的例外,但和你之后,我不想再跟其他女人做。你遭遇了什么我一清二楚,你跟秦钦是为什么我也明白,最开始我是不屑,可也是这些事情让我明白了自己的心意,上次在别墅外面,是我狠心走了,但是晓纯,以后我不会再头也不回地走掉。”

  宋晓纯鼻尖一酸,泪珠子往下掉。

  唐臣知道她哭了,伸手给她擦眼泪,宋晓纯便捧住他的手,亲吻手心和指尖。

  “唐先生,我不知道一辈子有多久,我想一直一直在你身边。”

  接下来的时间两人都没说话,好像世间一切都不重要了,唯有他们。

  宋晓纯知道前方的路艰难险阻,但只要能在唐臣身边,她什么都不怕。

  等外面安静下来时,她推了推唐臣,“唐先生你去洗一下吧。”

  “一起。”

  宋晓纯还是害羞,她摇头说:“等下,我问问美丽是不是在房里,她好像很怕你。”

  说着宋晓纯便给周美丽发微信,问:【美丽,你现在还用不用洗手间?】

  那边消息回复得很快,说:【暂时不用。】

  “她现在不用洗手间,唐先生你去洗个澡吧。”

  两人起身,唐臣瞧见她因情欲未退粉红的面颊,心中动容,丝毫不嫌弃自己刚射在她嘴里,捧着她的脸便吻了起来。

  过很长时间后,他才气息不稳地松开宋晓纯。

  唐臣转身开门去了洗手间,宋晓纯刚坐下,突然听到周美丽一声惊叫!

  【好抱歉,不知上一章结尾居然会吓到大家。今天的更新晚点发。另新书《服软》已发,期待大家收藏投喂。请大家放心,在开了新书的同时,校花也会保质保量去更新,大家的留言都仔细看过了,故事的过程和结局不可能让每个人都满意,但会用心写每个故事。感谢!】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htwx8.com。海棠文学手机版:https://m.htwx8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