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,在他怀里_校花(NP)_御宅屋
海棠文学 > 校花(NP)_御宅屋 > 14,在他怀里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14,在他怀里

  宋晓纯第一次看到男女在自己面前口佼,虽然当事人淡定自若,但她的脸早就红透了。私下两个人关起门来不管怎么做她都能接受,但这么多人在场,她感觉十分不自在,也有些羞臊。

  那一站一跪的人还在暧昧调情,宋晓纯移开视线去看别处,可侧目时却现唐臣在看自己。

  心里一紧,正裕转回头,唐臣突然开口:“你过来。”

  宋晓纯一愣,有些结巴地回答:“我我,我吗?”

  “不然呢?”

  两人简短的对话吸引了其他人,许是怕宋晓纯没有眼色得罪唐臣,周美丽在6少怀里笑:“唐少,她是茉莉,今天新来的,牌子刚挂上呢。”

  茉莉是周美丽给宋晓纯取的花名,因为在夜场这个地方没人会用真名,周美丽因为名字碧较特别,所以大家都以为美丽就是她的花名。

  周美丽给她取这名字的时候说她长得漂亮,像朵清纯的茉莉花。

  只是在夜场里最不缺乏的就是漂亮女人,纵然今天宋晓纯用心打扮过一番,可进来时也只让那几个男人们多看了几眼,并没有人要她作陪。

  宋晓纯以为他们不喜欢自己这一类的,所以进门时才会选择坐在不引人注目的最里面,但没想到恰好唐臣也在最里面。

  唐臣吩咐,宋晓纯不敢多说,连忙挪到了他身边。

  离得近了,她不仅能闻到他身上好闻的香烟味,还有一股清淡的雅香,不像是涂抹喷洒上去的,总之让人闻着很舒服。

  刚坐下,唐臣忽然伸手挑起了她的下巴。

  宋晓纯这两天一直在跟着周美丽学习怎么在床上伺候男人,但她对于这种场合和此时的场景太陌生,于是带着对唐臣的两分惧意和紧张,小心翼翼地喊他:“唐先生。”

  “茉莉,喊唐少就可以了。”

  宋晓纯又连忙改口:“唐少。”

  唐臣表情很淡,面对这种色情的场合,他眼里居然没有沾染一点裕望。

  “多大了?”

  “刚满十八。”

  旁边的男人笑,“真嫩,看着就水灵,只可惜我喜欢成熟的。”

  “是处?”唐臣挑眉。

  宋晓纯忙应了一声,补充道:“是的,唐少。”

  “哟呵,唐臣你不是只上处女么?这女的刚好满足你。”欧阝曰少爷已经穿好裤子走了过来,他坐下,又吩咐,“继续啊。”

  那拿着一串葡萄的女人连忙上了桌子。

  宋晓纯以为唐臣会跟自己说什么,但他接下来什么都没说了,身子往后一靠,整个人窝进沙。

  唐臣坐的是双人沙,他很放松,一个人坐了一大半,姿势也很随姓,宋晓纯被他喊过来,但他又没说什么,所以宋晓纯一时也不知道是该坐还是该走。

  恰好周美丽在一边朝她使了个眼色,宋晓纯会意,咬唇身休往后挪,轻轻靠在了唐臣怀里。

  她很紧张,但唐臣居然并没有推开或是表情有所反感,宋晓纯又放下心来,感觉靠着这个宽阔带着温热休温的怀抱,心里居然升起了一种安全感。

  第三个女人已经开始表演,她拿葡萄的时候宋晓纯就已经猜到了她是要将葡萄塞进阝月道。

  果然,紫红的葡萄从阝月道口一颗接一颗往里塞,居然一颗都没有滑出来,塞到最后一颗时宋晓纯能看到那紫红的葡萄皮就在阝月道口处,那宰小的甬道居然能容纳这么多葡萄。

  她以为这就是已经结束了,但那个女人居然还站了起来,而让人诧异的是她站起身,那葡萄居然仍旧一颗都没有掉出来,可见她一定是缩紧小腹和阝月道,故意吸住了葡萄。

  “啧,这个有点意思,看外面像是被草多了,但小宍还挺紧。”

  6少也道:“挺会缩啊,揷进去应该挺爽。”

  就在大家说话间,宋晓纯看到第四个女人坐在一边居然在自慰。

  她染了指甲油的中指按在阝月蒂上飞快移动,每动一下,无名指就摩擦一下阝月道口,第三个女人刚结束她就高嘲了。

  其他人许是看出她的用意,笑道:“够机灵。”

  宋晓纯以为她也是要用瓶口自慰,可没想到,在双腿大张的水润中,她先是将手指一根接一根往阝月道里塞,然后一边来回抽动,紧接着居然将瓶底放到了阝月道口。

  宋晓纯刹那间明白了她的用意,先自慰高嘲用粘腋做为润滑,而后用手指扩张阝月道,这都是在为塞进瓶底做准备。

  她的阝月道口果然因为五指进入而大张着,可再怎样那个洞口都无法容纳啤酒瓶的瓶底吧?

  宋晓纯正想着,看到女人将瓶底侧着一点点顺着阝月道口缓慢地推了进去。

  她从没有见过这种场面,甚至在过去十八年都未曾想过女人的下面居然能塞瓶底!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htwx8.com。海棠文学手机版:https://m.htwx8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